欢迎浏览铜川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局网站!
今天是:2015年04月01日 17:45:42 星期三
燎干节
发布时间:2018-02-23  来源:网站原创 点击数:

  腊月二十三,于城市人来说,只是一个平常日子。而于乡村人,这一天却是个重要且神圣的节日---燎干节。

  只是看了“文学陕军”微信平台刊登的刘平安老师的《我与燎干节》,于这个节日的一切忽的在记忆里清晰明朗、复苏在脑海,再次感知,故乡终是最难忘、牵惦的地方。

  四五岁时,在故乡是过过燎干节的。

  在远离故乡,远离燎干节的神圣美好中,于城市的喧嚣里已渐渐忘却了故乡燎干节的隆重、热闹场景。至今日,方才对号入座了腊月二十三即燎干节。

  依稀记得燎干节这天,和爷爷家住在一个院落的我们家,二叔家,会早早吃了晚饭,将一捆捆干柴高高的摞在极宽敞的院落中央点燃,熊熊火焰在寒冷的夜风中炙烤着面庞,而脊背因背了火仍尤为寒凉。

  我们小孩畏惧靠近火焰,又想靠近看火焰的蒸腾,听柴火此起彼伏鞭炮样噼里啪啦的燃烧声。

  爷爷奶奶,我们家,二叔家,大人小孩自然站成一个圆圈,将篝火围在中间,大家彼此都不说话,敬畏的盯着透亮的红色火焰在风中舞蹈、浓烈……待篝火燃烧一阵儿,便开始燎干草了,先是爷爷奶奶抱了自家的被子、装在包裹里的衣服从篝火上快速跳过,然后是我们家,二叔家依次抱了被子,衣服跳过火焰,随后是我们小孩,当然,幼小的我们是跳不过比我们还高的火焰的,大人会抱了我们,从火焰上一跃而过,唯恐被火焰烧到的我们,在大人怀里吓得大声惊呼。

  记忆里,我是将脸埋在母亲怀里不敢看火焰,被母亲抱着跳过篝火的,自是没被烧到,而亲人们的衣服是否被燎干节的熊熊火焰所燎到,却一点儿印象也没有了……

  记得,燎干草的时间很长,亲人们的脸被红彤彤的火焰映照的如故乡夏日山崖盛开的潋滟的山丹丹,火焰的跳动中,亲人们祈福来年日子红红火火,祈福亲人安康、快乐!

  火焰燃尽,恋恋不舍的我们几个小孩被大人强行拉回家休息,抬头时,鹅黄的月亮嵌在苍穹,灿然、冷清……

  燎干节后,熊熊的火焰会在很长一段时间盘踞脑海,雀跃心情。

  这是我唯一一次在故乡过燎干节的印象,极温暖……

  许多年没回故乡了,农村逐渐城市化的今天,不知道,故乡是否还延习着燎干节的热闹、神圣,腊月二十三 ,故乡家家户户的院落是否升腾了驱邪、祈福的熊熊篝火。

  此后的每年腊月二十三,儿时在故乡燎干节的熊熊火焰必会从记忆里跳出,跳跃为游子对故乡的牵惦。

  (作者系铜川市宣传技术服务中心副主任、《铜川卫计工作》责编及美编,铜川市新区作协副主席兼秘书长李彩虹)

【网络编辑:卫生计生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