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铜川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局网站!
今天是:2015年04月01日 17:45:42 星期三
爆米花
发布时间:2017-10-13  来源: 点击数:

  时断时续、历时一个多月的雨雪天气终于结束了。

  天刚蒙蒙亮,楼前的银杏树上,难得一见的几只喜鹊却是乐不可支,“喳、喳、喳”紧锣密鼓地吵个不停,黎明前的静谧一下子被这几只欢快的鸟儿搅了个天翻地覆。

  冬已止步,报春的使者总算熬过了难耐的严寒,领先草木一步敲响了春的钟声,一声紧接一声的鸣叫淹没了枯燥空寂的冬季。

拉开窗帘,一轮红日,穿透清晨云雾的缭绕,冉冉升起,宛若一位出阁的少女,面露羞赧,光芒频频四射,惠及万物。

  四月的阳光,温暖明媚。隔着窗玻璃,有一种咋寒又暖的感觉,就像小时候,在寒冷的冬季,下课铃声刚响,同学们一窝蜂似地一起挤在墙旮旯晒太阳,那种既冷也热的味道和现在一模一样。

  索性推开窗,让清新的空气和阳光一瞬间蓄满房间。沐浴在这姗姗来迟的北国之春里,我和眼前银杏树上——跳下窜上、呼朋唤友的喜鹊一样欢呼雀跃了!

  张开双臂,有一种想拥抱春天的萌动……

  今天是双休日,本该好好放松放松的,可是又得去单位加班——最近忙得有些晕头转向了。其实这样也好,出去看看久违的太阳,享受一下阳光的呵护,人也会变得精神而不再慵懒,况且对身体还能起到补钙的作用。

  十一点半,太阳早已高悬于空。我迈着轻快的步伐和太阳一路同行。抬头看看天空,湛蓝湛蓝的,没有一丝云朵,好似精致的蓝宝石没有一点瑕疵一样。奔走在阳光下,心里积蓄已久的郁闷和不快一下子荡然无存了。

  就在我经过街道十字路口的拐角处时,猛然间看见一位老头正在爆米花,周围站了好些人。只听得“嘭”的一声,眼瞧着一团蒸汽随即四散而开……出炉了!这种似闷雷一般的声音,冷不丁吓了我一跳,心里顿时有些懊恼——这人怎么在街道边爆米花啊!

就在我惊魂未定,有些生气地经过他面前的时候,突然,一种熟悉的、香喷喷的味道刹那间侵入我的两孔鼻翼,感觉就像畅饮了一杯多年的醇酒一般醉人心脾。

  沉淀在心中那遥远的记忆一下子复苏了……

  我家的窑洞排在学校前面,窑背后面便是学校的操场。因为学校位于村子中央,所以农闲时,操场就成了村里人聚集的“闹市”。夏天,女人们坐在操场边的老槐树下一边做针线,一边拉家常;男人则在玩一种纸牌,儿时的我一直都没有看明白那是怎样的玩法!天冷的时候,女人们就躲在自家热炕上,唯有几位孤零零的老头遛在操场的墙角晒太阳。

  同样,无论是外来贩粮的,收药材的,还是本地卖菜的,做小本生意的,都会在操场蹲点。两扇黑漆的大门,把校内和操场隔成了两个世界。

  童年,冬春交替的时节,只要一听到“嘭”的一声爆响,我就知道是爆米花的来了,然后火速顺着窑面墙边的梯子爬到窑背上,确定一下我的判断是否正确。

  站在窑背上,迎着北风,我已经闻到了飘过来的玉米花诱人的香味。

  我早已迫不及待了,火急火燎地从玉米架上拽下四五个玉米棒,剥落玉米粒,母亲坐在炕上纳鞋底,对于我的这些举动不予理睬。一切就绪后,当我的目光落在母亲脸上的时候,母亲就会递给我五分硬币,然后叮嘱我:不要拿煤,拿几个玉米芯就行了。我偏不听,一边跑着,一边顺手从锅台边抓起一块煤——我喜欢看爆米花老头那种羡慕的眼神,瞧着我给他把煤放到身边。

  我总是能最先赶到操场,爆米花的老头露出发黄的牙齿朝我微笑着,用常年被煤烟熏得发黑的双手接过盛玉米的盆,再用他那个已经摔打得没有瓷漆的洋瓷缸子量满一杯,加上几粒糖精后,放进锅里。

  封盖,温火烘烧,这时候的我是既着急又无可奈何。

  说句实在话,我着急的最主要原因不是急着吃,而是害怕来更多的人。很多次,开锅时,由于封闭不严,导致玉米花散落满地,围观的大人和孩子就会争着抢着吃,那样就会损失很多。所以每次爆米花后,我都不急着回家,我也抢别人家的米花吃。呵呵,现在想起来很可笑,怎么就不知道脏呢!

  十几分钟后,爆米花的老头离开凳子站起来,我赶紧捂住耳朵站得远远的。一声爆响,香甜酥脆的米花味就会弥漫在整个空气里。

  直至烟雾散开后,我才会跑过去,母亲早已在装袋子了。我顺便把五分硬币丢在老头身边的另一个洋瓷缸里,“咣当当”清脆悦耳的声音久久地回旋着。转身时,我不忘记背一遍缸子上的毛主席语录: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晚上,母亲把晾冷的玉米花一包一包装进塑料袋,那样就不会返潮,吃起来永远都是香脆的,然后分批捎给远在城里的亲戚。

剩下的,一家人就围坐在煤油灯下咯嘣咯嘣嚼着。好香啊!嚼着快乐,嚼着幸福,就这样,嚼着爆米花走过了童年……

  “嘭……”就在我走进单位大门的时候,远处又传来了爆米花的声音。(刘忠利)

【网络编辑:卫生计生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