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铜川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局网站!
今天是:2015年04月01日 17:45:42 星期三
地震感怀
发布时间:2017-08-25  来源:市计生宣传技术服务中心 点击数:

  8月8日晚9时许,微揺的床,让躺在床上看书的我一时怔怔地判断、分析……

  在客厅看电视的老公边喊边跑进卧室,一脸惊恐,“地震了?不会又是四川吧?”

  “哦,我就说,床怎么摆的这么厉害,乱说,四川怎会那么倒霉。”

  震感消失时,微信圈已有地震信息。

  老公的猜测是对的,是四川九寨沟,震级7.0。朋友圈一时都是地震刷屏信息,恐惧、担心、祈福、感怀……九年前汶川大地震也再次被大家提及。

  汶川地震是四川人民的悲痛,更是中国人民的悲痛,2008.5.12.下午两时许,汶川的地动山摇,揪紧了全国人民的心,那时,没有微信,唯一的消息来源,是电视直播,眼泪随电视里地震废墟的画面悲伤的流淌,不敢看,又牵挂震情,就那样,看着电视上一个个灾后现场,泪水一次次泅了眼睛。

  那个五月,是忧伤的,人们讨论最多的是地震,情绪里是对灾区人民的担心和太多逝去生命的感伤、生命脆弱的感怀。

  那个五月,于我而言是麻木的,整个人被地震磁场搅为疲乏、混沌, 思绪牢牢禁锢在茫然里……许久以后,准确的说,应是我遭遇了人生身体第一次意外创伤的时候,我归结为,应是眼泪流的太多的缘故,毕竟,眼泪也是体能的消耗和代谢。

  6月10日,汶川地震渐渐走出人们话题的时候,我却遭遇了生平最严重的身体地震。

  中午加完班下楼时,楼梯翘起的防滑条的牵绊,让我快速的从四楼楼梯跑下后直接撞向三楼拐角,重重倒地……

  头痛的厉害,努力往起站时,比头更痛的腿让冷汗涌出毛孔,不会有事,应该不会有事,最坏也就是腿碰疼了,或……心里一再念叨着,却不敢再往下想。

  大脑快速判断着,腿如此痛,一定保持现有姿势,不能动,万一骨折,导致错位只能加重病情。

  钻心的痛,在六月初的寒凉里,让大脑一下清醒了。静静的、努力的保持着摔倒的姿势,时间在寒凉和疼痛下变得冗长、难熬,身体在冷汗、寒凉、疼痛中瑟瑟发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好在,中午值班的同事发现了我,很快,来了许多同事,大家围着我,猜测议论着我的伤势,竭力要拉我起来,我大声喊叫着,别动我!别动我!我摔到腿了。

  我惊恐的害怕同事牵拉,导致腿的骨折处错位,骨折,我已经能判断自己的右腿一定是骨折了,但我还抱着侥幸心里,希望只是骨裂,我不相信自己的骨质会脆弱到禁不起一次磕碰,当然,这个磕碰是不同于一般的。

  我一再努力的、大声的对同事说,别碰我!那一刻,我知道我的脸色一定很苍白,同事吵嚷着怎么帮我的声音是那么远,我一度觉得自己要休克了,我努力用两手支撑着整个身体,让挨地的右腿尽量不要在受压中负重,我努力看着围着我万分焦急,又在我强烈拒绝帮助时手足无措的同事。

  一个男同事,只有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男同事,其余全都是年龄五十岁左右的女同事,他们的体力,是否能将我安全的抬起,而不导致骨折处错位?一种近乎的绝望,让呼吸痛到近乎窒息。

  如抓住救命稻草样我大声喊着那位男同事,告诉他我摔到了右腿位置,嘱他手托到我腰和腿膝关节处,我喊着几个年龄大的女同事,让帮忙抬我左侧。

恶心、呼吸困难、寒冷紧紧的裹缚着我。我费力的说着每一句话,我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让自己在大家的帮助下尽快摆脱困境。

  担架来了。不知哪位同事给急诊科打了电话,我终于不用担心被同事扶时让骨折处错位,悬着的心终于落下。

  同事的齐力下,我努力忍着痛,终于以平躺的姿势极小心的躺在担架上,那一刻,希望自己是健康的,平生第一次对健康有了强烈的奢求。

  眼泪,在躺到担架时从眼角滑出……我终于摆脱了摔倒时姿势的束缚。

  拍片结果出来时,我努力让自己镇静,粉碎性骨折,不打钢针不行吗?

  手术。当一根根钢针打入腿部,我体会到了什么是彻骨之痛,没有眼泪,我咬牙努力忍着,感觉着一根根钢针一下一下进入我腿部的锥心,我的周围,围满了从家里赶来的同事,他们握着我的手,替我擦着脸上的冷汗,鼓励我,安慰我说,没事,不要紧,马上就好。他们说,有好多同事都在外面等我。看他们时,他们扭转挂了眼泪的脸,不忍让我看到。那一刻,我的身体是痛的,但因有如此多的好多事内心却温暖着。

  我努力挤出笑容,对他们说着谢谢,说没事,没事。我告诉他们,出去告诉在楼道等我的同事,让他们都回去,回去吃饭,下午还要上班呢。要不然,我会内疚的。

  手术做了近一个小时,在没有预料没有心里准备下我做梦样突然成了一个骨科病人,骨科在五楼,疼痛让我恐惧到不能再承受担架推行时偶有的颠簸导致的伤处疼痛,住到了一楼儿科主任办公室。

  整整一个下午,我的思维是混乱的,下楼梯,摔倒,骨折、手术……我应该是睡着了,但大脑却一遍遍清晰着我骨折前后的一幕幕,冷汗一层一层的爬出毛孔,我用力擦拭,再擦拭……

  彻骨的痛让我撕心裂肺、疯了样哭喊着依赖了度冷丁,我知道,我可以依赖,但绝不能成瘾,我尽力忍着痛,尽力坚强着,和度冷丁尽力保持着距离。度冷丁让我不再畏惧疼痛入睡时,诸多同事的探望一再将我吵醒,让我回归不想面对的现实。

  住院的一个星期,除了疼痛,就是累,觉得睡一个无人打扰的安稳觉竟是那么难,于是,住院一个星期后,我强烈要求出院,只想在疼痛忘却我时,好好的睡一觉。

  回家了,隔三差五仍有同事、朋友三三两两来看我,但我终归是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因为,他们来时,大多是早上十点以后或下午、晚上,是隔了我休息时间的。

  回家时,楼后的梧桐树正灿灿的开了紫色的花,蜜蜂嗡嗡地忙着采了蜜,知了有一声没一声的叫着。恬燥着即来的夏日。

  夏天、秋天,冬天,我坚涩的躺在床上,外固定支架将我的肢体局限为一种只能平躺的姿势,脚后跟、脊背、凡是挨床的身体部分开始有了受压的疼痛,我默默地忍着,在亲朋、同事前面努力挤出微笑,我不想让大家担心。

  我静静地望着窗外,梧桐花落了,梧桐叶蒲扇一样爬满整个树冠,有太阳的夏日早晨,阳光穿过梧桐叶,从窗户洒进来,铺到紧挨窗户的床上,床罩上红色的杜鹃花在阳光下闪烁了明媚,有风时,杜鹃花即在风影动的阳光下捕捉了光影。

  窗户上乳色的纱帘在风中曾一次次旖旎我病后被囚禁的目光。一次次出现在我的日记中,将苍白焦灼感伤的日子盈动为短暂的唯美。

  骨折限制了我的活动,更囚禁了我的视野,突然感悟到最痛苦的莫过于腿部骨折病人,连监狱犯人都不及的一种活动受限,犯人尚可走动,还有放风放飞视野的片刻,而我,被床囚禁着,一天天,一季季。

  我祈盼着时间走快些,哪怕一觉醒后是一年,甚至是两年后,那样,我便不用再忍受腿疾的疼痛和禁锢,起码,醒来后的我已经治愈。

  我睡着、坐着,我看着一本本励志书、告诉自己坚强,我随时写着日记,写着一种短暂的心情,写着一种焦灼、无奈、期盼。书,看了厚厚的一摞,日记写了厚厚的一本,字迹如飘忽的风样,似乎随时都要从纸上跃走。我希望从我笔端流出的风样的字从纸上跃走,不要像我一样,被禁锢在床上的局限。我尽力不让自己闲着,尽量让自己在所谓的忙碌中,忘记腿上冷冰冰的、触目的钢针,忘记钢针动辄即带给我的疼痛。

  树叶由绿变黄,一片一片开始脱离枝头时,心境在秋风的肆意下渐渐走向无望、焦灼,想到了《最后一片树叶》中的谎言,而我,想的是,最后一片梧桐叶脱离枝头时,我应该就可以下地走路了。

  冬天来的时候,梧桐树上一些干枯的叶子没有在我的等待中落叶归根,仍旧在寒风中顽强的飒飒作响,那声音于我是扰心且揪心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最后一片梧桐叶才会掉落,那时,是否如我期盼的一样我的腿会好起来。

  我不知道我的期盼是否会实现,身体长久的疾病已然让我的心也遭遇重霾,我不知该怎么摆脱,让心情灿然,我不愿见熟人,我躲避着他们的问候、探望。我知道,自己已走近抑郁的维谷。

  我庆幸,我终究远离了抑郁,只是因为我没有等到最后一片梧桐叶脱离枝头时,便迫不及待的在又一场雪即来时取除了钢针,钢针去除时锥心的痛让我在长达一个月时间想起时都恐惧到泪水滂沱,想起时,那种痛似乎再次席卷而来。但,我的内心分明是高兴的,毕竟,我离痊愈近了一步。

  钢针去除了,急于恢复正常人的我渐渐开始拄着拐锻炼、走路。苍白焦灼的日子突然在功能锻炼中变得忙碌了。

  而我,再也不用每天焦急地期盼最后一片梧桐叶掉落,也无暇顾及梧桐树最后一片叶子是什么时候脱离枝头的,是第二年梧桐花再次绽放的时候吗?

  终于 ,我可以拄着拐下楼了,我可以扔掉拐慢慢走路了,我可以快速走路了。

  扔拐走路两年后,同事在不远处等我,我抬腿欲跑时,才知到,自己已经不会跑了,我努力抬起脚,用力跺脚,腿压根就使不上劲,恐惧让我第一时间打电话与主管医生,对方说,不必紧张,慢慢锻炼会好的。

  如今,我已和正常人一样行走于人群,骨折留给我的除了变天、寒冷时伤处倍感寒凉,骨质疏松严重外,偶尔有残疾人,尤其是腿疾患者闯入眼睛时,腿会莫名的痛了,心亦会紧揪了。

  几年后,那棵老的不知年岁的梧桐树,在一场夏日的暴雨后,断裂倒地,那时候,我因工作调动,已搬离曾经的住所,知道梧桐树断裂后,我着急的赶回原来的住所,只想看一看在我遭受痛苦煎熬时日里曾给我美好希冀和期盼的那棵梧桐树最后一眼。

  赶回时,几个人正在锯梧桐树断裂的粗壮树体,梧桐树直径几十米的树冠像一个奄奄一息的病人匍匐倒地,许多枝杈,已经折断。

  阴沉的天色下,我木然而长久地盯着梧桐树上一再的锯拉,彻骨的痛再次袭来,酸涩满满的涌堵在胸口,我不知道,梧桐树是否会如曾经骨折的我般感知疼痛,希望不会。

  那天回来后,我翻开骨折时写的日记,那是我第一次翻启,骨折痊愈后,我一直不敢翻启那本记载了我无助无望,又努力寻找坚强、美好的日记本,不敢面对的同时,也不想再让心情霾在曾经的痛苦中。那天,我一页一页翻看着出现在我日记中的梧桐树,每个清晨、中午、黄昏,夜晚,每个晴天、阴天、雨天、雪日,我清晰地记录着它的不同,记录着它带给我的视觉和心情。

  那天,我写了一篇《楼后的梧桐树》,将我日记中有关梧桐树的记写,一并摘用文中,写完时,我竟泪流满面。我不知自己是在缅怀梧桐树,还是在哭泣自己曾经遭遇骨折,艰难熬过的痛楚。

  一切都已成为了过去,今天的我,笃定着自己的本真,活在当下,做感恩,善良、诚信的自己。快乐与他人分享,烦恼自不会放在心上的扫清,毕竟,所谓的烦恼与我身体曾经遭遇的病痛相比,微小若浮尘。

  站在蓝天下,看浮云悠悠,绿色葳蕤,听花开花落,听风儿歌唱着走过……近在咫尺的怡然,让我感知幸福,感知:健康真好!

  祈福九寨,愿九寨平安!

  (李彩红)



【网络编辑:卫生计生局】